人文舂陵(人文篇)——將軍故里雙嶺村

媒體:原創  作者:湖南桂陽舂陵國家濕地公園
專業號:湖南桂陽舂陵國家濕地公園
2019/6/20 9:03:33
1

人物簡介:

劉放吾(1899-1994年),原名劉繼樞,桂陽縣五美鄉雙嶺村人,黃埔軍校六期學員。1942年4月,任中國遠征軍新38師第113團團長,在緬甸取得仁安羌大捷。

在桂陽歐陽海庫區的龍形尾部有一個很不起眼的村莊,它就是仁義鎮雙嶺村。從桂陽出發,沿省道S214線向北奔馳,過了大湖村地段,從一個叫“將軍亭”的招呼站向右拐進一條鄉村小道,約摸15分鐘車程,就到了雙嶺村。雖然這個小村很不起眼,但它卻是抗日名將劉放吾將軍的故里。

雙嶺村,一個不到一百戶的小村,借“雙嶺”之名而座落于兩個小山之間的山谷中。 新居與古宅錯落有致,遠遠望去,一塵不染,整個一幅水墨畫。村頭不遠就是劉放吾將軍的故居。
2

劉放吾,原名劉繼樞,號不羈(1899-1994年),桂陽縣五美鄉雙嶺村人。放吾四歲喪父,由兄長撫養大,這使他的少年兒童時期經歷了比常人多得多的磨難,這也使他變得更加堅毅。放吾先是在昭忠書院啟蒙,后到藍嘉中學(桂陽一中前身)學習。內憂外患交逼的政治形勢,使早熟的放吾認識到強軍的重要性,畢業后毅然隨二兄繼柄(黃埔三期)投考黃埔軍校六期步兵科學習,畢業后參加過淞滬會戰、武漢會戰等。1942年4月,時任團長的劉放吾率中國遠征軍新38師第113團,在緬甸境內以不足1000人的兵力擊潰數倍于己的優勢日軍,成功解救7500余名盟軍及眷屬、記者等,取得了仁安羌大捷。久經波折的劉放吾,最終成為享譽英美、東南亞、港澳臺和大陸的著名人物,國防大學出版社將劉放吾的事跡編入《中國抗日戰爭60位著名人物》一書中。

劉放吾將軍故居是一幢典型的桂陽傳統民宅,劉放吾先生的外甥曹水保說,這是舅舅前往緬甸抗日時,寄錢委托弟弟劉繼機所建的房子,舅舅想抗戰勝利后回鄉安度晚年。

曹水保把我們帶進了它的二樓,現在它已經設計成劉放吾將軍檔案陳列室。在這里我們看到了展示劉放吾先生一生事跡的各種檔案資料,對劉放吾先生的一生有了一個更全面的了解。

從劉放吾故居出來,我們開始穿街過巷,進行穿越時空的體驗。雙嶺村建在一個山坡上,由丹霞巖鋪成一條條的平整街面和一個一個的石階,走在上面軟而不滑,發出細微而有節奏的聲音,仿佛是唐詩宋詞里的韻腳。一個、兩個、三個……一個不大的村莊居然還珍藏著許多由丹霞巖鑿成的古石缸,它們或依在墻腳,或躺在廢棄的屋基上。這里也有雕花的門檻石和精美的木窗花,這些石頭和木頭上寫滿了雙嶺先人對精神生活的追求。雙嶺村古民居翹角飛檐,或互成犄角,或隔空對望,一切顯得自然而寧靜。

在一幢老宅的大門上,寫著一幅這樣的楹聯:“水秀山明光連秀閣,云蒸霞蔚瑞映墨莊”。在桂陽的許多村莊,我們都能感覺到姓氏家族文化無所不在。“墨莊”是一支劉氏的堂號,墨莊堂源于這樣一個故事,江西人劉式為南唐進士,宋初任刑部員外郎,為人酷好讀書,藏書豐富。劉式死后,夫人陳氏召集諸子說:“你們的父親為官清廉,死后沒有為你們留下什么田莊產業,只有遺書數千卷傳給你們。這可稱之為墨莊,希望你們在墨莊里辛勤耕耘,好好繼承這份珍貴的祖業。”此后,劉式的兒子們遵從母訓,刻苦攻讀,最后都學有所成。明朝理學家朱熹還曾為此寫了一篇《墨莊記》以紀其美。劉式的后代因此以“墨莊堂”為堂號,激勵族人發奮讀書。
3

出了雙嶺村,經過一片煙田,雙嶺村的老人把我們帶到對面的小山下。山腳有一口石砌的水井,由于長年淤積,井眼已被紅土全部填滿,但有清亮的細流還頑強地從紅土里冒出來。老人介紹,這里原來有一個與雙嶺劉氏同宗的村落,是一個有900多戶人口的大村落,名叫東干村,不知什么時候,村子里的人全部遷走了。老人把我們帶到山坡上,把被茅草和灌木掩蓋的屋基指給我們看。

同治《桂陽直隸州志》,曹宏欽撰《古柏行》記載,“烏石渡南多古柏,枝葉森森滴寒碧。石橋官路裊垂絲,遠岸遙汀疊蒼幘。行行三十有二廳,廳上郵亭列畫屏。十里濃蔭開步障,仰頭不露青天青。旦暮游人魚嚙尾,荷擔蠻童雜蠻女。快當期值趁場墟,野貨山肴燦成市……”。這首詩寫的就是東干村一帶的景象。從詩的內容看,我們懷疑村落是一個有著32個大的廳屋,大約100戶以內的村莊。就是因為這32個大廳屋的緣故,東干村于是有了“三十二廳”的別稱吧。但當地村民都沒有看到這32個廳屋,只看到一階階的石階,于是把這里稱為“三十二蹬”,卻把東干村這個名字給忘記了。

經過東干古村的道路是一條遠自唐宋的古道,它是從衡陽到桂陽最便捷的一條陸路。老人講,現在這個荒涼的山坡上傳說那時都是一排排的店鋪,朝廷還在這里設了郵亭。州志水道志記載“過烏石渡五里有三十二蹬。道旁三四里左右,悉種列柏,連根參綠,仰柯幕翠,微風簁日,幽景陰夏,并綿歲數百,量干十圍,舍舁步游,賞心無極……”這是一條多么令人神往的古道呀!

我們從山脊土路向東走,約100米,石板古道出現了,還有一個倒塌的亭子。瓦礫散落一地,石柱橫躺在道路上,只有半截石柱毅然不倒,石柱上的紋飾堪稱精美。同行老人說,亭子倒了十多年了,以前這里還有塊石碑,記載亭子是咸豐年間重修的,叫嘉惠亭。
4

石板路隨著山勢蜿蜒前行,路寬約四尺,都是用紅砂巖石板鋪筑的,有些石板上還留有當初開采時或方或圓的孔洞。近些年由于走山路的人越來越少,路旁的雜竹茅草大有要把石板路覆蓋的趨勢。

“這是我們以前放牛玩耍的地方!還有人在上面畫了畫呢。”老人指著路旁的一塊山石說。這是一塊三米見方的丹霞巖,表面平整光滑,有自然坡度。我們仔細觀看,一副巖畫赫然出現,旁山一邊有兩頭鹿,引頸回頭狀,十分生動,靠中間的地方有一石榴狀圖案,靠路這邊也有刻痕,但由于路人踩踏,雨水沖刷,年久歲深也就看不出模樣了。

曹宏欽的《古柏行》顯示這條古道曾經古柏蒼蒼,十里濃蔭。這里曾經長在貧瘠山崗上的柏樹,經歷了幾百上千年歲月的洗禮,才有后來“十圍”之巨,我想,它也許聆聽過宋朝烹丁的哀嘆,亦或還見過唐朝的絕騎紅塵。“道旁三四里左右,悉種列柏”,這在當時是一種多大規模的行道樹啊,可如今竟然了無痕跡了!

由山坳再往前走約300米,石板路呈階梯緩緩向上,都保存得相當完好。之后,道路上的石板又沒了。古道由山脊向西,一直到江界,過舂陵江就是烏石渡,這條殘存的完好石板路大約還剩1000多米,也足夠令我們想象了。遙望遠方,桂陽城仿佛就在前頭。

因為荊棘叢生,已經很難重走古道,只能沿著山脊前行。約800米,山頂有巨石可登,四顧環望,南面山凹里是雙嶺村,北面一路下坡,坡底下是舂陵江的河叉,萬古舂陵江就在不遠的前方。

此時此刻,我們仿佛看到一隊隊的的擔鹽客從桂陽城鏗鏘走來,看到一路路的趕圩人悠哉慢行;我仿佛聽到古柏森森的涼亭下的低吟淺唱,聽到江湖人打匪嘯喚來的山嵐與葉響。這是我們祖先走過的路,一條光榮與滄桑的路!即便有一天它完全消失了,我們也記得它從哪里來,它要到哪里去!

閱讀 399
推薦
網友評論

發表

我也說兩句
E-File帳號:用戶名: 密碼: [注冊]
評論:(內容不能超過500字,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。)

*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!
版權聲明:
1.依據《服務條款》,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,版權歸發布者(即注冊用戶)所有;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,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,遵守相關法律法規,無商業獲利行為,無版權糾紛。
2.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,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,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。該項服務免費,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。
  名稱:阿酷(北京)科技發展有限公司
  聯系人:李女士,QQ468780427
  網絡地址:www.arkoo.com
3.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,完全遵守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。如有侵權行為,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,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。

 

更多精彩在首頁, 首頁
科学怪人彩金